2010年12月1日

祝我生日快樂

image from zh.wikipedia.org

今天是12月1日,我的生日
謝謝大家給我的祝福
也祝我自己生日快樂

2010年10月1日

2010年9月底-台東出差分享文

九月底開始三天,來台東出差,說真的,以前我也沒想過我會來台東這麼多次,在這個工作之前,我只來過台東兩次,第一次是小時候,跟父母親到台東參加工會旅遊,第二次是大學畢業旅行。結果因為工作的緣故,哈~這五年來也來臺東有二十次。
今天來分享一下這幾天的吃喝拉撒(呼呼~分享文,哈),開始。

2010年9月23日

一場給老師的畢業典禮

七月三十一日,鳳凰花早已謝了,我們齊聚在國中的大禮堂裡,十五年前,我們也曾在這邊參加我們的國中畢業典禮,一樣的悶熱,電風扇一樣吱吱作響,一樣的「祝你一路順風」,但這次的主角,換成了我們的老師-「唐永森老師」。

這是我們去參加全國露營回來的合照,也是我手邊唯一找得到與唐老師的合照

七月初,國中剛畢業的小伙子們,正在高中校園裡奮戰基測,唐老師在十日基測的晚上,因為心肌梗塞過世,享年四十有七。與唐老師在學校相處的時間已經久遠,約略記得他大概跟我們同時進到學校,在學校裡,因為參加童軍,加上本身擔任班長,而跟老師有比較多的互動。離開學校後,直到開始工作又有機會與老師相遇,有時候在宜蘭河畔划龍舟,有時候在社區,有時候在廟宇慶典,有時候在學校門口。從以往到現在,老師永遠帶著親切又溫暖的微笑,還有那份時時關心學生的心意,我們見面沒聊很多,總是聊聊近況,這些都還歷歷在目。
與朋友一起出席這場老師的畢業典禮,我們強顏歡笑,或許害怕面對,老師走了,此時此刻,坐在台下聽聽老師的故事,或許是我們可以為老師做的最後一件事情。

老師,誠如當時你送給我們的祝福一般,祝你一路順風。


2010年8月30日

在孩子1又5/12歲的一點點感想

A-Yo已經1又5/12歲了,5/12是棒球用法,不多介紹,從她出生到現在,我們也一起經歷了很多事情,我覺得自己很像是個好爸爸,卻又不是。畢竟,我們很幸福的,每天回家就可以看到孩子,當然,因為家裡有人幫忙帶,所以有時候自己也有些偷懶,孩子出生到現在,我一直用一個比較讓她自由發展的角度在帶她,所以,不常對她生氣,也幾乎沒打過她,有時候我總是在旁邊觀察她,看她要做些什麼事?雖然她有時候很皮,很不聽話,但是她有時候也很撒嬌,也很聽話。說真的,我覺得有這個孩子對我而言是天底下數一數二幸福的事情。
這些日子以來,有些感想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首先,我必須要說,許多育兒書、電視節目分享的,大部分都只有半套,他們分享著讓孩子可以自由發展,尊重孩子的意願等等,但是卻還有很多背後的故事,礙於篇幅、礙於時間,沒辦法一一被談出,不過雖然說他們都是講了半套,但是,這個方向我必須要說,我是雙手雙腳支持的。這些日子以來,我覺得,真的要孩子可以有更多發展的空間,需要很多外在條件的支持,最直接的經濟、時間。我第一個會說經濟,其實要讓孩子們能夠有足夠的空間自由發展,勢必要有人可以帶這個孩子,我們的孩子很幸運的,媽媽多數的時間是留職停薪,在家裡陪伴她,爸爸在家裡附近上班,還有阿公阿嬤跟姑姑在家裡一起玩,我的經濟雖然說不上好,但是因為住在宜蘭又是家裡,所以1.5份薪水(育嬰津貼)勉勉強強還過得去。第二個就是時間,讓孩子自由發展的背後,常常需要花上很多時間陪伴孩子,與孩子一起練習,這些都需要時間,我們家的孩子,一遇到睡覺就是精神超high的,有時候往往要盧上一兩個小時,才會安分入睡。所以我覺得電視上看到的往往美好,但是真的要做,很辛苦,但是這個我覺得很值得。
第二個,跟第一個有關係,開始帶孩子之後,為了讓孩子有規矩,我們常常用大人的角度,幫孩子做了許多決定,幫孩子提供了許多價值觀,雖然孩子們不會很清楚的表達需求,我們必須要用猜的,用經驗法則,但我覺得,大人(包括我自己)們,往往會偷懶地,自私地幫孩子們決定了許多事情,或者利用許多工具,來解決孩子的問題,例如孩子哭了就塞奶嘴、拉著孩子一起看電視,甚至為了讓孩子安靜或不去進行某行為便利用激烈的手段。但這些,我覺得只是大人偷懶的步數,只是我們不願意面對孩子,只為自己想的自私做法。反省一下,希望自己可以更努力達成這個目標。
第三個,這個或許有些偏頗,因為我是剛好住在家裡,沒有所謂隔代教養的問題,我覺得多了一個孩子,在鄰里互動上,是一個很有趣的事情,自從孩子開始會走路之後,她有很多機會,去附近的鄰居家串門子,大家也知道,鄉下其實大部分的家裡都只剩下老人家,也許我看到的有些樂觀,但是我卻發現,這些老人家們生活多了些事情可以做,她們可以跟孩子玩。每天,我總是可以聽到住隔壁的鄰居開心的跟我說,今天孩子又跑去她家,做了什麼有趣的事情,而往往一件事情,便可以讓她說上好幾天。說真的,有時候我也覺得很開心,孩子就像一個開心果般,讓這些長輩們也很開心。所以大家趕緊生幾個孩子吧。
第四個,我覺得是家庭關係的改變,有了孩子之後,孩子很容易成為家人之間的潤滑劑,可以調適很多的情緒問題,特別是夫妻之間,而且,每天家裡就多了好多事情可以分享,可以聊天,也因為孩子,有一些機會便會與家人一起出遊,當然因為自己也有了孩子,自己也更在乎這個家庭,所謂「手抱孩兒,才知父母時。」

小小感想,分享,也希望自己可以更加努力。
有這個小寶貝,讓我的生活便得很精彩,謝謝妳
也謝謝一路幫忙我們的人,愛大家

2010年8月19日

鄉村的幸福

我覺得,鄉村的確是一個很適合居住的地方,我就住在鄉村,離所謂都市裡的7-11五分鐘,百貨公司15分鐘,醫院15分鐘,在宜蘭,很多地方都跟我具備相同的條件,都市(也許跟臺北比,只能說是小市鎮)是我們消費的地方。

家裡附近的小學,學生人數也不多,老師們也還算認真,如果就教育資源來看,這些老師的都領到了教師證,所以我想專業也跟都市的大同小異,網路時代來臨,我家也有2m寬頻上網,原本鄉村的弱勢,也大大減少,許多資訊透過網路都可以獲得,也因此我覺得鄉村目前的弱勢是在藝文活動、圖書館等等,當然在鄉村的孩子沒有壓力、競爭,這也許是一個缺點,就只能端看孩子的性格發展啦。但是鄉村強勢的也很多,例如自然環境,舉例來講上次我朋友大中午帶小孩要來抓甲蟲,我很納悶,甲蟲不是大清早才會出來嗎?還有就是甲蟲幹麻出門抓,我家窗上常常就看得到,我想這就是鄉村厲害的地方。


然而,如果從一個新手爸爸的觀點來看,鄉村更棒的是,每天可以在家門口的馬路上跟小孩玩,可以在空地上曬水讓孩子洗澡,晚上可以跟小孩一起看星星,而這些都不用搭公車捷運到公園去,就在自家門口。

都市與鄉村本來就具備了很多不同的特性,宜蘭現在有些小學開始發展大學區制,或者是特色學校,也是希望把在地的特色融入教學。現在也有許多的人在談體驗學習與生活學習(特別是從學校放學之後),我覺得我們這些社區夥伴,若是可以結合社區資源來好好思考與發展,相信孩子們一定可以有更多認識這個世界的機會,而不是在電視上、安親班裡,透過影像、文字去探索世界。

最近在看一本書,叫做「放學後....」,在談生活學習,他們的孩子不去安親班,以前我也不去安親班的(其實是沒有安親班啦),不過隨著時代的改變,安親班成了許多孩子們放學之後的唯一去處,她們在安親班裡,寫作業與學習,度過半個下午。但是原本放學後的時間,應該是孩子們四處玩耍,透過五感去認識這個世界,透過跑跳來宣洩體力的,這些現在都沒有了。

我的小時候,我們的安親班就是村庄,我們的安親班老師,是同學彼此的父母親、是同學彼此,是村庄的大樹、小溪、田地、空地,是村庄的環境,以前這樣子很自然,專家說,這個叫做同村共學。

各位夥伴,也許,我們有機會,透過同村共學的概念,結合社區的力量(我覺得社區資源最豐富了),讓社區內的孩子,可以有更寬廣的學習空間與環境,可以透過身體的五感,踏踏實實的認識這個世界。


寄件者 2010夏天才有的奢侈
每次我跟女兒玩的時候,都覺得在鄉村長大,學習,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

原文也po台灣社造聯盟網站,點我去看看

2010年8月18日

微風,二結穀倉

中午時分的宜蘭鄉村,除了有頂天的烈日外,往往會伴隨著風微微吹送,特別是二結,海風順著社區邊上的蘭陽溪,將一股股舒服的風送進社區。風吹過農田,吹過竹圍,吹過鐵道,真是一整個舒服阿。
今年的端午節過後,宜蘭的稻子開始收割,下班的路上總是伴隨著稻子收割後的稻草香,每每聞到這個味道,身上總是發癢,起雞皮疙瘩,但是卻充滿著爽快。今天,我進到二結穀倉裡,又是一陣雞皮疙瘩,彷彿稻子上的細毛又鑽進了毛細孔裡。不禁讓我想起以前的夏天,一起參與稻子收成的那些日子。
二結穀倉,興建於日治時期,是宜蘭地區僅存的日治時期穀倉建築,當時負責收購溪南地區(蘭陽溪以南)的稻穀,精米後,再透過鐵道運送到臺北等地。而穀倉的保存,是大二結的社區夥伴與相關單位共同努力後,才得以被保存。經過公部門與社區參與的修復、整理與規劃,轉變成了稻農文化展示館。展示館結合了穀倉原有的空間與設備,將宜蘭人(特別是二結)與稻米的關係做了清楚的介紹,穀倉的展示從生活出發,包括宜蘭的稻業發展、米食文化、節慶與米食等等,透過穀倉,我們可以在這一間間的展示空間裡,去探索人、農業、生活的關係,也細細品味穀倉所留存下來的那份稻香。
除了各項軟硬體的展示外,社區也經營了一家餐廳-「二結穀倉」,他們透過米飯,去傳遞稻農對稻米的頂真精神。餐廳的飯菜,樸實而簡單,價格也很實惠,少了餐廳的花俏,單純的傳達出稻米的美味。點了一份蒜泥白肉套餐,食物的美味,伴隨著一份媽媽的味道,還有那農民敬天敬地所得的甘甜。

用完餐,我站在穀倉門口,微微的風往身上吹,吹走夏天的燥熱,留下了美食的氣息,還有那份在二結穀倉裡,令人發癢的感動。發癢,或許是農家子弟特有的爽快吧。

敬天敬地的農夫總會在收割時,擺上筵席,來感謝土地公公的疼惜。而我們只是路過二結的小伙子,因為穀倉,卻也得以享受了這份田邊才有的美味。

微風,二結穀倉。我想這時候應該還要喝瓶啤酒,吃顆冰涼的大西瓜才是。

這篇文章也有貼在台灣社造聯盟的網站喔,點我去看看

2010年7月24日

令人火大的PLURK廣告機器人

突然覺得火大不爽,原因就來自於PLURK的廣告機器人,上面那個ROYAL9就是啦,一天的PLURK,裡面有兩個都給我廣告是怎樣!!!連過去還是交通部觀光局的,政府的廣告幹麻要弄到透過機器人來發送,感覺還滿像小廣告的。
最讓我火大的是,妳憑什麼來這邊廣告啦!
誠如該公司(http://bee-ma.com/)網站所言,資訊的傳遞方式開始改變,所以行銷方式開始改變,但是應該不是這樣子的吧,妳們大可以像ADSENSE去找會員阿,透過妳們會員的PLURK來行銷阿,別人的PLURK就這樣子把人家拿來廣告,不會很丟臉嗎?沒有比較厲害啦,這些是我的朋友,不是你的朋友,不然敢不敢,人家點一下妳就給我1000000元阿,太貴?,歹勢喔,我的朋友都比較高貴,付不起就不要來。有本事就把我加入好友再來行銷啦!

2010年7月18日

焦慮的社造FU

如果有一天,我們在仰山的徵人啟事上寫著

徵社造秘書
工作內容:吃香喝辣、遊山玩水、交朋友。
條件:有熱情,無經驗可

不知道會有幾個人來應徵喔。
開玩笑的,畢竟用這些詞來形容社造工作,實在有點太美好了。
但是如果我們自我催眠的正向思考,不也是對社造工作很貼切的形容嗎?

在因緣際會下,我得以留在宜蘭工作,一份對家鄉的愛與熱情,讓我在仰山待了一段時間,也隨著仰山的腳步,踏進了社造這個領域。但有時候,我都會想,我到底在做什麼事情?或者該說這段時間,我成就了什麼?

坦白說,我覺得我還滿幸運的,在台灣政黨對立嚴重(雖然現在也沒好到哪去),社會氛圍不怎麼好,電視新聞把台灣報得很沒希望的時候,我可以接觸到這一群社區的朋友,大家的熱情、積極、正向,讓我看見台灣底層最真實的力量。這個時候,我常常對朋友說:「你看這些人,不覺得台灣也是很有希望的嗎?」認識這一群社造的朋友,著實讓我對這個世界有不一樣的看法。

參與社造輔導的工作開始,我們往往一個計畫接著一個計畫,隨著計畫,面對的社區常常都不同,因為人力與時間有限,沒辦法持續跟每個社區常常保持聯繫。有時午夜夢迴,還會驚醒:「哎呀,我怎麼變成了個始亂終棄的人。」這個對社區實在是很抱歉!

我們的工作很常在溝通,包括了言語、想法、觀念。剛離開辦公室的實習助理曾經對我說:「我現在很會打電話了。」(原來我的工作有一大部分是打電話)面對不同的社區,我們嘗試著把社造的觀念,轉化成適當的語言,透過不同的形式傳遞給社區,常常「有步想到沒步,有嘴講到沒沫」,只是單純期待讓社區可以更清楚。更衷心期待社區透過參與社造的過程,改變許多現今社會的種種問題。我認為社造應該是廣義政治的一環,我們透過社造來進行改變這個社會,雖然寡頭政治還是透過很多資源與方式在操弄地方(所以民眾遇到問題還是找他們解決),但我相信社造的美好與渲染力,是可以慢慢改變民眾的。而這份相信,就來自於社造夥伴的熱情。

怡君說焦慮,說真的,焦慮很多,原本留在宜蘭,是希望可以為家鄉做些事情,但是人在宜蘭,看到的事情越多,就覺得好多事情應該要去做,又好多事情做不到,看到許多的社區議題,又有許多擔心,「會不會被政府過度引導?寡頭政治的影響怎麼辦?...」一想到這裡,焦慮與無力感又湧上心頭。

所幸,有一群人也一起努力,社造朋友的可愛、熱情,是可以讓焦慮少一些,讓自己覺得改變是有希望的,有這種人,當然結盟起來,力量才會強大阿,也才可以一起面對更多更大的社會議題。

我常常想,如果有一天,當社區不用「做」社區營造,而大家常常談的各項社造工作,在社區裡,就像吃飯喝水一樣自然時。這時候,雖然我要面臨失業,但是應該是打從心底十二萬分地開心吧!!

另外開心的還有,娶了老婆、生了小孩,女兒在庄頭的關係超好,看來很有社造FU阿。^___,^

原文登載在台灣社造聯盟網站

2010年7月6日

夏日晚風的羅東球場

今天,七月六日,剛好羅東球場有一場球賽,是興農對上兄弟,因為老婆與小孩回娘家了,所以只好一個人去看。羅東球場,是宜蘭人的主場,雖然球場不是非常的棒,但是在我心目中,卻是一等一的好球場。
會很喜歡羅東球場的原因,除了是在宜蘭之外,還有我很喜歡這個外野的草地看台,每次去看球賽,可以很自在的坐在草皮上,當然,這也是因為宜蘭看球的人,並沒有多到必須坐得很擠的情況。除了坐起來感覺很舒服之外,有時候還可以起來跳一跳,更棒的是,每次看到草皮上,小朋友跑來跑去、打來打去,不需要很擔心是否會摔倒受傷,小孩可以盡情的玩樂,看到就覺得好開心喔,這簡直就是一個開心球場,大人不用特別擔心小孩,小孩也可以進行玩耍,感覺超棒的。
今天去到球場看球,在外野的看台上,孩子們一下子從左追到右,又從右追到左,一整個玩開了,加上羅東溪吹來的陣陣涼風,這一陣子悶熱的天氣,一下子就被拋到腦後,好舒服阿。
只不過,只有支持已解散的味全龍隊的我,看起球來,還是少了一點感覺,幸好今天還有張泰山阿,稍稍填滿這份空虛,泰山,昨天在明星賽的票選,失去了先發(沒yahoo帳號,沒辦法投票,超x的),早上我還覺得滿憤慨的,一直希望他今天打給大家看,今天的他,果然很優,六支四,真爽,泰山太厲害囉~
今天的比賽,足足打了四個小時,興農大勝兄弟,坦白講,看那麼久還滿累的!!!!
不過泰山表現很好,開心,改天要去請他簽名。
另外,雖然不怎麼喜歡兄弟,但是今天恰恰,彭政閔,也很優喔,往千安邁進,只剩20支啦,拍拍手。

2010年6月8日

最初的夢想

今天晚上,參加了宜蘭大學的社團薪傳晚會,那份熱情與活力,讓人想到大學時代的自己,通常會開始想,應該是有點年紀吧。首先~我必須要先謝謝宜蘭大學蘭友會的夥伴們,謝謝你們,這一年,妳們辛苦了,你們是很棒的一群孩子,謝謝。也恭喜你們,獲得社團評鑑的第三名。
自從前年參與了宜蘭大學的社團評鑑,隔年接了蘭友會的指導老師,開始有機會進到校園,那時候好久沒有回到學校裡,現在還記得那份回到校園的小小感動。
這年是我第二年跟蘭友會一起參與社團活動,這群孩子們,很認真,從剛接幹部的那個學期開始(大概是去年的這個時候),就開始構思怎麼經營這個社團。
他們看到前一任學長的經營策略,也經歷過,他們開始思考怎麼作些改變,一群夥伴,努力的想要改變一些事情。
可惜的是,我還是沒有很多時間可以陪伴他們,真是不好意思。但是他們還是很常來找我,來問我的意見,也請我設計兩堂社課,不過僅只兩堂,可能我設計得不有趣吧!(哭)所以第二學期就沒有找我設計了。哈~開玩笑。
我好喜歡他們實事求是,很務實很認真的去做好每一件事情,他們經驗不多,但是他們很團結,很努力。讓人看了很感動。
辛苦了,各位孩子,你們很棒,也謝謝你們分享給我的熱情,接下來你們卸下責任,要記得常常回來陪陪學弟妹,給他們支持。謝謝你們(鞠躬)。
當然,看到你們,也讓我時時刻刻提醒自己,我大學時候的夢想,還有對宜蘭的夢想!

2010年5月30日

手抱孩兒時,才知父母時

這幾天女兒身體不舒服,跑了好幾天醫院,昨天一早,女兒又發高燒,一燒燒到40度,當下實在讓人非常擔心,於是我們一早把她送到了急診室。
沒打過點滴、沒拍過X光、沒貼過尿袋,沒媽媽在身邊(媽媽去參加一個關係到工作的研習,非常不得已,她也很難過),女兒在急診室裡大哭大叫,我抱著她,努力讓她安心,突然想到了「手抱孩兒時,才知父母時」這句話。有了家庭、小孩,我告訴自己,責任越來越大,越要開始學會承擔。當然也要學會讓父母親更安心。加油!!!
當然有姑姑的幫忙,還有阿公阿嬤的關心,我這個當爸的還是輕鬆很多。

女兒目前住了一天院,邁向第二天。就醫生的判斷,可能是玫瑰疹所引發的症狀。所以應該無大礙吧!

2010年5月17日

我們的結婚喜帖


別驚訝,是我突然想到而已
我已經在2008年的9月27日結婚了
當時發了兩個版本的喜帖(應長輩要求)
只是昨天剛好想到,分享一下當時自己製作的結婚喜帖
也祝天下人都幸福n輩子喔



當時候會想說自己做
除了結婚是兩個人重要的事之外
我們也很想把這段過程的一些點滴與大家分享
但是要如何忠實呈現這些感覺
其實還滿難的
所以我們選擇了當時我們最有感覺的元素來製作

喜帖是使用繪圖軟體製作的,因為要交給印刷廠印刷
所以必須要使用他們可以使用的格式

我們把喜帖區分成四個版面:01版02版03版04版
01版就是首頁
照片是京都的地主神社(可參閱Living: 京都- Day 3 戀愛神社之地主神社),去京都玩的時候,同行的夥伴起鬨我們走戀占之石(還好當時成功了),所以拿這張很有感覺的照片來當封面照,底下則是在屏東的老婆與宜蘭的我,還剛好是一個微笑的台灣,良緣達成。

02版我們則是提供了喜宴的時間地點等資訊囉


為了怕大家弄錯,特別放上一張婚紗照,給大家確認,不過那個愛心框弄超久的。


03版我們放上了我們要講的話,大灑狗血,超閃光的一版



04版,為了不讓她空空的,所以放上我們彼此常向對方說的話
也希望大家幸福n輩子

最後的成品





不過,這張只有發給朋友而已,其他親戚,我們另外在印刷廠製作了一張喜帖
長輩們還是不太能夠接受白色字出現在喜帖上(切記)
為了這個當時我還想說要不要弄個燙金版的,不過一切以太貴而作罷


ps信封就直接請印刷廠印普通的信封了,自己印太貴了。



2010年4月26日

推一下:再見夏天

公共電視人生劇展
播出時間:五月二日22:00
播出頻道:公視頻道

推的原因
1、在宜蘭拍的故事
2、就覺得很有感覺


2010年2月8日

「也要人,也要神」的試管神仙

剛看完一部影片,是公視的人生劇展「試管神仙」,故事是談一對夫婦,結婚七年,膝下無子,他們追求生子,在生命科技與神明信仰過程交錯的故事。
看完之後感觸很深,特別是曾經經歷過一段老婆懷孕生子,自己身為父親之後的這個階段。當然,我們很幸運,不像劇中的主角般,那樣辛苦,但卻同樣能感受到那份生命得來不易的感覺。
試管神仙裡,在談生命科技與神明信仰,在我的角度來看,很貼切呼應到許許多多的夫婦的心聲,特別在宗教信仰很普遍的台灣社會,在「也要人,也要神」的俗諺引導下,許多人往往都踏上雙軌並行的兩條路,不論在「人」路或是「神」路,過程也都是千辛萬苦,這個我雖然有所感受,但我卻也必須要說,我並沒辦法完全的感受那份艱辛,先向這段過程中,辛苦的媽媽致敬。
整部戲裡,其實讓我最有感受的是「丈夫」的角色,我很幸運,一舉得女,過程雖然辛苦,但卻遠遠比不上劇中人工受孕與試管的艱辛。
「丈夫」讓我很有感受,是因為我也當過懷孕、生產階段的丈夫,坦白講,生小孩這件事,男人除了一開始可以有貢獻之外,從老婆懷孕開始,就日益感到無力。
我們必須要看著老婆,從改變飲食與生活開始、乖乖吃維生素、孕吐(我們家的幸好沒有)、變得緊張(其實是擔心)等;然後隨著肚子慢慢變大,開始頻尿、不好睡、更緊張、容易疲勞、加上還必須要工作、孩子的狀況;直到預產期前,無時無刻擔心何時會落紅、破水、陣痛;進到產房陣痛、等待生產的過程。
隨著孩子一天一天在老婆的肚子裡長大,我們除了在一開始有貢獻之外(老婆都說:「你只有出力而已」),只能看著老婆、陪著老婆,但是老婆的辛苦與痛苦,卻無法一同承受,這個感覺很無力。而這個無力感是來自於「愛」,誠如劇中,主角看到老婆很辛苦很痛苦的模樣,向她老婆道出這個無力感,然後兩個人擁抱安慰彼此,是因為「愛」。其實如果可以的話,我們也很想分攤這份的辛苦,但是天註定,男人就是不行,到我想這也許是一種讓我們更愛老婆的歷練吧!
然而,無力歸無力,這個無力的感覺,雖然點滴在心頭,但是,卻也因為老婆對老公的愛、回饋,以及隨著孩子在肚子裡長大,所帶給夫妻倆的那份喜悅與期待等;這份無力感,好像顯得微不足道,如果比上老婆的辛苦,那就更微不足道了!這其實也是讓我們堅強向前的動力。

戲看完,我覺得很感動,除了有種感同身受的感覺外,更有一種珍惜與愛的感動。

最後,我必須要說,辛苦妳了,老婆,我愛妳!!!也祝福天底下的夫妻,都能夢想成真!

>>>公共電視-人生劇展:試管神仙





2010年1月17日

加入漳福廟順信會尪仔會

沒錯,就像標題講的一樣,加入了廟裡的尪仔會,原因有很多,不過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自己庄頭的事情,我們不來參與,那誰要來參與。當然也是加入了,才發現有令人滿足的地方。
一個庄頭的節慶活動往往是非常重要且慎重的事情,特別是廟宇活動,以往的農業社會遇到節慶時,居民往往會放下手邊的工作,進行籌備工作,並將整個活動辦得熱鬧風光,但隨著時代的改變,雖然許多節慶活動雖然越辦越大,但居民的參與,卻是越來越少。所以,我想說,既然這次有機會參與,就一定要把握機會。而且許多對自己庄頭的期待與抱負也該開始行動,因此那就選擇從「做起」來開始行動好了。
我們廟裡的尪仔會名稱為「順信會」,兩尊大身尪分別為「輔順將軍」與「輔信將軍」,也因此以「順信」為尪仔會的名稱。成立在今年,據說,十年前一直就想成立了,但是遲遲未能進行,經過今年近一年的籌備,總算於年底成立。
一開始有提到,為什麼要加入。我們家的庄頭不大,坦白說可以出來參與廟宇工作的人不多,特別是年輕人,不過,很值得開心的是,廟裡的長輩也很開明,願意給我們這一些年輕人機會,試著來作一些事情,而順信會的成立,庄頭內外的許多長輩與居民都給了很大的支持,包括人力、財力、物力等,我想這股信任與支持的力量,是支持我們年輕人前進最重要的力量。
加入尪仔會後,我遲遲到了年底才開始參與,這時大身尪已經組裝完成,我們利用每天晚上的時間,大家齊聚廟埕,開始一連串的練習,從熟悉重量與重心開始,然後開始練習腳步。尪仔的重量不是特別重,但也沒輕到哪裡去,這對平常沒運動的我,感覺還滿吃力的,除了要顧到平衡之外,每每走了兩三回之後,便開始感到累,有時候還滿擔心會不會一時雙腳支撐不住,應聲倒地,不過幸好沒有,而慢慢習慣之後,其實也開始感受到許多樂趣。而更有樂趣的是,與許多老朋友相見歡,在休息的時候,一起閒聊話家常。
而為了慶祝順信會的成立,廟裡在年初策劃了一個遶境祈福活動,邀請了村內各廟宇來共襄盛舉。而為了迎接一月三日的遶境活動,大家的練習更顯得戰戰兢兢,老師教得賣力、學生也練習得很努力。除了尪仔會之外,廟裡的委員們、大鼓陣的媽媽們也都在這個廟埕展開許多工作與練習,這個時候雖然天氣涼了,但是我們卻在我們廟埕上,看到三四十個人為了庄頭大事忙碌著,我覺得,我們的庄頭不大,人不多,但是向心力卻很足夠,

2010年1月3日(農11月19日),繞境活動熱鬧展開,圓滿落幕,這是我們順信會的第一次登場,坦白說,能參與到這些過程,還滿令我感動跟驕傲的。




2010年1月5日

老三王的故事

最近參與了廟裡的一些工作,那天聽到一個長輩談起廟的故事,聽了很開心,心想應該記錄下來。
漳福廟,位於宜蘭縣礁溪鄉龍潭村埤內,主祀開漳聖王與福德正神。這也是漳福廟名稱的由來。
據傳清治時期,埤內吳氏家族自中國福建南靖來至宜蘭埤內開墾,隨身帶了開漳聖王神像,以祈順遂平安,由於領頭者排行家中第三,因此此尊開漳聖王,俗稱老三王。隨後吳氏家族定居於此,安居樂業,老三王也供奉於家族祠堂,每每族人與鄰近民眾遇到健康、運勢或是不平安、不平順等事,均會前來問事,老三王也會起輦,解決居民問題,神威顯赫,久而久之,名聲開始遠播,老三王一被請出門,被各地民眾輪番請來請去,往往都要好幾個月才會被請回到祠堂。當時居民並無人會扶乩,因此老三王起輦時、居民往往透過擲筊來確定指示。曾有居民被毒蛇咬傷,經老三王起輦指示,一群人遠渡宜蘭河,取得一個鄉間普遍可見的植物,返回使用,傷者情況才回趨穩定,老一輩說,雖然有時這些植物遍地皆有,但卻必需要找到老三王所指示的那一株才是。
而建廟緣起,主因是當時老三王被請至龜山島,龜山島人欲請回埤內,卻一直找不到廟,四處詢問下,才發現是民家祠堂。於是居民興起建廟的想法,庄內林姓、吳姓兩家族,尋覓庄內合適土地,老三王指示於現址起廟,廟的現址,原本為福德祠,供奉福德正神,經詢問福德正神意願,獲得同意,於是兩神同祀,並至壯圍永鎮廟分靈開漳聖王入祀,改名漳福廟。

另,原老三王有一印鑑,不知何故遺失,這邊若有人發現,希望能歸還漳福廟。

以上,聽老人家講的,手邊沒有紀錄工具,內容難免有所佚失或是錯誤,且單一說法,許多仍有待考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