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25日

吃蛋糕

2012年12月1日

祝我生日快樂

image from zh.wikipedia.org

12月1日,祝我生日快樂

小學同學的佳鴻、大學同學的孟霖、工作同事的逸心
也祝你們生日快樂




  很快的,一年又過了,這一年經歷了許多事情,事情有好有壞,回顧這一年,難免要帶著一絲絲感傷。有緣人,我想還是祝福你們,也希望你們加油。這一年裡,我休著育嬰假,陪伴著孩子,也終於可以帶著老婆小孩在我熟悉的東海岸嬉遊,當然還有更多在家門前與龍潭湖畔的點點滴滴。而這一年,我離開了工作七年的仰山,仰山真的給了我很多,非常謝謝這段時間,各位長輩、朋友的提攜、協助,坦白說,這感情我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話語來形容,總之,就是感謝。換了一個新的工作,還是持續受到大家的照顧,感謝。
  今年,我很開心,除了開心陪著孩子長大,也開心有許多朋友的關心,當你們做事情還願意想到我時,或對我說:「這鴻銘辦ㄟ,咱一定要來參加!」時,就讓我非常感動,溫暖滿懷,只差沒痛哭流涕了,感謝大家願意給我機會
  這一年來,著實感謝,來年,我當然希望可以更往前進,有機會可以與大家一起繼續走在一起,雖然未來或許只剩下沒幾天了(世界末日???)。但我還是想許下幾個願望:

1.台灣可以被全世界承認是一個獨立國家。
2.台灣人可以不要那麼自私,台灣可以更具公平正義
3.身邊的家人朋友,有問題的解決問題,有幸福的繼續幸福
最後
12月1日

也是世界愛滋病日一起關心愛滋病
請大家一起努力
愛大家
謝謝大家

2012年9月8日

我看今年鄉長補選的網路操作

這篇文章原本在九月二日就寫好了,但是因為某些原因被我擱著了。
現在選完了,沒關係了

之前都還沒想到鄉長選舉有什麼網路操作可言,直到工作所管理的 FACEBOOK 陸續收到鄉長候選人的好友邀請,這才想說來看一下這三位候選人的網路操作。不過坦白說,有點失望。以下的評論純粹就網路操作的面向進行討論,而且資料僅只更新到 9 月 8 日。這次鄉長選舉共有三位,分別是 1 號林成功、2 號林政盛、3 號林錫忠。

2012年8月18日

鐵獅玉玲瓏,紀錄一段青春

今天睡不著覺,喝了酒也是睡不著,所以我想來記錄一段過去曾經存在的青春,也把這段記憶留在這裡,時時提醒自己,莫忘當時那個過得亂七八糟精彩的自己,也謝謝一起瘋狂的一群好朋友們。
大三時候,我們籌備了一個歡送大四學長姐的晚會,這是其中一個橋段,由小祥跟我、搭配小全,還有一群夥伴協力演出。當時候,是彭恰恰跟許效舜的鐵獅玉玲瓏在三立台灣台瘋狂流行的時候,所以我們也模仿他們,先看一下正版的怎麼演吧!

2012年8月14日

買台灣製造的理由

我喜歡買台灣製造的商品,但是,慢慢的,台灣製造的商品越來越少,越來越難買到!!

自從電子 3C 商品的產地中國化後,台灣的賣場上的商品,近幾年來一項一項陸續淪陷,舉凡玩具、燈泡、洗髮精、沐浴乳、文具、門鈴、電器等等,無一倖免,就連啤酒也是。當然產地除了來自中國外,越南、泰國等地也越來越多,要在賣場裡找到台灣製造的東西,越來越難。

2012年8月8日

沉重的 2012 父親節

內有髒話,不喜勿入!

2012 年 8 月 8 日,今天是一個讓人感到沉重的父親節,中午我邊吃著飯邊看著報紙,蘋果日報頭版的「父挾 2 幼女 嗆尋短」,就讓我沉到谷底,隨手往下翻,接著來的是「中國拘台人 51 天 500 人怒嗆」,往下翻,看到的是「大埔人 護家園」,看到這邊,我想到了「華隆罷工也已經第 65 天了」。

這個社會充滿了令人難過與不公不義的事件,要怎麼開心得起來?我們的政府呢?
大埔事件的政府,背信了!!鐘鼎邦事件的政府,消失了!!

2012年8月7日

收成!

「真是夯枷( giâ-kê 」我邊收割著稻子,一邊罵著自己。

  但是,雖然嘴裡說著,手還是勤快地動著!終於,我開始種田了,就在我三十多歲的這個時候。
  還記得三月的時候,我爸曾跟我說:「莫癮頭( giàn-thâu )阿!」
  隔天,我就在田裡撿了一大桶的福壽螺,而起每個幾乎都有五十元硬幣大,果然是應驗我爸所言:「癮頭一個!」
  而撿完螺後,最大的危機消滅了,我花了兩天的時候,默默地,一一將秧苗種到田裡,而兩天的勞動,卻換來足足一個星期的腰酸背痛,果真是癮頭一個!!
  但雖然是癮頭,這兩天我的心裡面確實感到很踏實、感動。插秧的時候,彎著腰勞動,我更深刻感受到,天底下最謙卑面對這片土地的人,其實就是這群天天踏在這片土地上的農人阿,耕作的時候,總是彎著腰,謙遜地面對這片孕育農作物的土地,感謝著土地給予的恩典。

看賽德克巴萊

昨天在客運上,我看了賽德克巴萊,在那小小的螢幕上,聽著帶著時而爆音的音響,看著幾乎快糊在一起的字,勉強看完整套的賽德克巴萊。
看完之後,我覺得好難過,整個心都糾結在一起,我覺得我越來越脆弱,甚至有幾幕我都要別過頭去才行,我不忍心!今天每每想到,心頭都還帶著一絲絲痛,我想著,為什麼要這麼做?
除了脆弱的我無法承受劇情的衝擊外,我很敬佩這股捍衛靈魂的行動,還有族人犧牲自己成全大局的勇氣。
而我們的價值是什麼?看過賽德克巴萊後,你會願意起身奮戰嗎?突然,發現自己正佇立在霧社街上,靈魂迷失在霧裡。何時,台灣人得以放下一切,為自己台灣國的靈魂而努力!

2012年7月9日

現在不快樂嗎?

我看著眼前的風光,田的那頭,一堵大牆在眼前橫越,這三十幾年來,鄰居的房子翻修了,工廠的宿舍拆了,龍潭湖畔的田野變成公園,田邊的鄰居蓋了自住的農舍,大牆底下多了一排的連棟房屋,其他幾乎沒有太大差異, 鄉村總是這樣慢條斯理的生活著, 就像個仕紳般,謙遜又神采奕奕地過著每一天。
我愛鄉村,我每天看著這片土地,望著眼前的大牆,我常常想要是沒有工廠會是怎麼樣。
這讓我想起,在那個大學城興盛的時代,常有感嘆的耳語:「當初某大學要來這邊設校,要是有設成,這裡就大不同了。」當初的大學城沒設成,迎來了一座大工廠-台化。
以前我不喜歡工廠,但工廠來了,家人在工廠上班,親戚在工廠上班,鄰居們也在工廠上班,而我們也在工廠裡的籃球場上打球。工廠來了,養活了許多家庭,照顧了村莊的某部分,但村莊也變了,這樣的愛恨交織持續到了身邊的人從工廠退休,直到了工廠大門關了起來。
或許農村、大學城、工廠無法相提並論,但我該慶幸當時來的是工廠,讓我家門口不致成為某大商圈,讓圍牆外的村莊得以慢慢生活了幾十年。
人們總等不及慢條斯理的鄉村,殷切希望自己的地方趕快發光發熱,或許「可以」住在鄉村的我這樣講很自私,但還沒發光發熱時,我們不也是生活得很快樂嗎?

2012年6月29日

台灣阿台灣大道


最近的新聞提到,台中市政府要把中正路、中港路、中棲路等路段更名為台灣大道,「台灣大道」這個名字好令人懷念阿。這不就是還在逢甲都計讀書時,劉曜華劉老師對我們提過的概念嗎?
我依稀還記得他說:「全世界只有一個地方有台灣大道,在??國(我忘了),台灣自己卻沒有台灣大道,...。」當時候就覺得他這的概念好棒喔,真希望有一天可以落實,果然經過十幾年的努力,劉老師的夢想要實現了!!(拍拍手)

2012年6月28日

味全已不是味全,龍已不是龍了

今天看到新聞,味全龍重出江湖 有譜 會長3度拜會 催生中職第5隊,身為龍迷理應開心才對,但我卻一點也不感到興趣。
因為對我來說,味全已經不是味全,龍已經不是龍了,回不去了。

2012年5月8日

宜蘭小旅行在台灣碗盤博物館與二結穀倉

  本來只是想簡單去走走的,但無奈的是,宜蘭就是這麼好玩。最近朋友開了一家博物館,厲害吧!是博物館喔,就在我家附近,所以想說帶家人去走走逛一逛。
  這位朋友過去就收藏了很多的碗盤,先前聽他說要開一座博物館,果然,「台灣碗盤博物館」就這樣誕生了,把他的興趣分享給大家,博物館就在員山永和村永同路上,雷公埤旁邊,就在喜互惠總部的園區內。
博物館所在的這個園區,以前是一家皮包工廠,閒置許久,後來被喜互惠買下來當作企業總部,所以這裡可謂是閒置空間再利用的一個空間,這點就讓我覺得很有意義。也因為是企業總部,所以入門前記得跟大門口的警衛先生打個招呼:「你好我們要去博物館!」
  一進去博物館內,迎接我們的是一個超級大的魚仔盤,據說有100倍大,看到這個就覺得好親切,因為以前有用過。

2012年4月17日

飛機亂飛

今天載外公回家的路上,我們沿著金古二路行進,經過金泰路時,阿公突然說:[卡早日本時代,飛機就是從這起飛。]
以前,日治時期,許多飛機都放在宜蘭市周遭的宜蘭員山等地,不過我以前都以為飛機會推到南機場在起飛,但是聽阿公這樣講,才知道也會在中間就起飛了。阿公還說,曾經有一個日本飛行員拿了幾個飯糰要給他們吃,不過他們連拿都不敢拿,真有趣。

2012年4月16日

加油,有緣人

終究,我還是哭了!就在接完這通電話以後!我騎著車,沿路痛哭。
那天,警察打電話給我,說明了你們的心意,我就反覆思量著這通電話響起的這一刻該怎麼辦。 在事情發生兩個星期以來,我試著盡量不去回想起當天的種種,試著趕緊回到我們的生活,畢竟這是我無法承受之重,但每每想起,還是一陣心痛。你們的痛是我無法體會的,所以我很害怕,害怕知道太多,因為知道越多,越難放下。
我覺得我是一個不知道如何安慰別人的人,我說:「這是緣份吧,我們只是做我們該做的,沒能幫上什麼忙,...」從你的回應中,感覺得到你們還是很難過,就讓我更加心酸。你們承受的痛我無法完全體會,所以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你,只能對你們說:「加油!」希望可以給你們一些支持與鼓勵。

祝福離開的小天使,一路好走。

祝福你們,一定要加油!

謝謝你們,請繼續努力,加油打拼。我們也會的。

人本來就應該要互相幫助的

2012年2月2日

2012春,花東小旅行

今年的農曆年,我們在屏東待了足足六天,在我都忘了初幾的那天,我們踏上回來宜蘭的道路,沒有行程,沒有訂房間,只有往台東出發。年假剛過,所以路上的車子不多,我們從國三接到台一,又接到再熟悉不過的台九,從山的這邊,蜿蜒穿到山的那邊,太平洋在遠方閃爍著陽光。

沒錯,這就是台東,每每來到台東,總有溫暖的陽光,還有美麗的海洋等待著,陪伴著。索性將車子停在大武的海邊,看著海,聽著海浪的聲音,過去來這邊,總是來去匆匆,這是第一次停下車來看海,這片海,就是美,停下來感受,更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