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8月18日

微風,二結穀倉

中午時分的宜蘭鄉村,除了有頂天的烈日外,往往會伴隨著風微微吹送,特別是二結,海風順著社區邊上的蘭陽溪,將一股股舒服的風送進社區。風吹過農田,吹過竹圍,吹過鐵道,真是一整個舒服阿。
今年的端午節過後,宜蘭的稻子開始收割,下班的路上總是伴隨著稻子收割後的稻草香,每每聞到這個味道,身上總是發癢,起雞皮疙瘩,但是卻充滿著爽快。今天,我進到二結穀倉裡,又是一陣雞皮疙瘩,彷彿稻子上的細毛又鑽進了毛細孔裡。不禁讓我想起以前的夏天,一起參與稻子收成的那些日子。
二結穀倉,興建於日治時期,是宜蘭地區僅存的日治時期穀倉建築,當時負責收購溪南地區(蘭陽溪以南)的稻穀,精米後,再透過鐵道運送到臺北等地。而穀倉的保存,是大二結的社區夥伴與相關單位共同努力後,才得以被保存。經過公部門與社區參與的修復、整理與規劃,轉變成了稻農文化展示館。展示館結合了穀倉原有的空間與設備,將宜蘭人(特別是二結)與稻米的關係做了清楚的介紹,穀倉的展示從生活出發,包括宜蘭的稻業發展、米食文化、節慶與米食等等,透過穀倉,我們可以在這一間間的展示空間裡,去探索人、農業、生活的關係,也細細品味穀倉所留存下來的那份稻香。
除了各項軟硬體的展示外,社區也經營了一家餐廳-「二結穀倉」,他們透過米飯,去傳遞稻農對稻米的頂真精神。餐廳的飯菜,樸實而簡單,價格也很實惠,少了餐廳的花俏,單純的傳達出稻米的美味。點了一份蒜泥白肉套餐,食物的美味,伴隨著一份媽媽的味道,還有那農民敬天敬地所得的甘甜。

用完餐,我站在穀倉門口,微微的風往身上吹,吹走夏天的燥熱,留下了美食的氣息,還有那份在二結穀倉裡,令人發癢的感動。發癢,或許是農家子弟特有的爽快吧。

敬天敬地的農夫總會在收割時,擺上筵席,來感謝土地公公的疼惜。而我們只是路過二結的小伙子,因為穀倉,卻也得以享受了這份田邊才有的美味。

微風,二結穀倉。我想這時候應該還要喝瓶啤酒,吃顆冰涼的大西瓜才是。

這篇文章也有貼在台灣社造聯盟的網站喔,點我去看看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