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2月20日

那ㄟ要生了才來


應妙壇@羅東,是宜蘭很有名的一個壇。我們家孩子在出生前幾天,原本都會到宜蘭市這邊的壇裡給法師ㄌㄧㄤ一下,祈求生產順利平安。話說,我們家老二要出生前幾天,我們也正在想說要找時間去ㄌㄧㄤ一下,結果,還沒找到時間,小妮子就要跑出來了,那天急急忙忙要去醫院待產的路上,我媽又特別交代了這件事,就只好到這家應妙壇,那時候正好是農曆年過後沒多久,也是壇裡最忙碌的時候,我看著大家忙東忙西,趕緊抓著一個空檔:「嗯,我們這個要去生了,可以先幫我們順一順嗎?」(台)法師很驚訝的看著我:「那ㄟ要生了才來。」(台)但還是趕緊幫我們ㄌㄧㄤ一下,然後給了我兩張符:「一張進到醫院就...一張要生的時候...」第一張我們很順利偷偷地完成法師交代的任務,但是第二張根本來不及用就進去生了.................雖然第二張沒用到,也是母女均安,不過法師那句「那ㄟ要生了才來。」「那ㄟ要生了才來。」「那ㄟ要生了才來。」也已經深深烙印在我們心中了。


2013年12月1日

祝我生日快樂

按照往例
十二月一日,祝我生日快樂

也祝福與我同日出生的朋友,生日快樂。

這一年我要謝謝我的家人,你們永遠給我最堅實的支持,謝謝。
這一年是個混沌的一年,當然自己的心態是個關鍵,我邊做著工作邊懷念著社造的美好,唉,所幸一些社造的伙伴給了我一點事頭,讓我勉強與一些社區朋友有著些許連結,謝謝,不過雖然如此,離開社造一年多,許多東西還是鈍了,糟糕的是,有時候還會詞窮,唉唉。說到這,我想要特別謝謝在我們推台灣社造聯盟的募款時幫忙我們的伙伴,謝謝,那是一段美好的日子。
今年雖然工作有些混沌,但我身邊的伙伴還是一樣的棒,很多事情都由他們的協助一起完成,是很重要的支持,特別是我也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,希望可以一起繼續努力。
過去花了很多時間在工作與理想,這幾個月來,我選擇把時間盡量留給家人,即便窩在沙發上看電視也好,以後也會繼續,所以,先跟伙伴們說聲抱歉啦。
這一年我常常思考著未來,未來的一年,希望可以有更清晰的想法,甚至行動,不過,有幾點很確定,就是回到家庭,還有回到社造,希望可以達標喔。

最後我還是要許下願望
1.台獨尚未成功,大家仍需努力。
2.台灣可以更多元,台灣人可以不自私。
3.希望身邊的人,健康平安,喜樂幸福。

今天也是世界愛滋病日
一起關心這些朋友。

這一年,謝謝你。
未來一年,還請繼續指教。

感謝,愛大家,
也祝我生日快樂。

2013年11月21日

回憶:與相機店老闆吵架的往事

路過,突然想到一段往事,很久以前,我拿著我不知道第幾個月領到的薪水,來到相機專賣店買了我第一部數位相機Fuji F420,很開心,但是用了幾個月而已,相機壞了,當然送到專賣店修,幾天後老闆通知我來拿相機,拿到相機,因為保固內所以修理免錢,但是這時老闆跟我說要收一百元運費。憑印象大概如下
我:「保固內送修為什麼要運費?」
老:「送修本來就要運費,順發也是這樣。」
我:「我在你這邊買你們公司的相機,是你們的相機在保固內壞掉讓我市送修,為什麼我要付運費?而且你事前也沒說要運費。」
那時候我真的很生氣,後來老闆也不耐煩了,請我不想付就不要付。
於是我帶著相機走出去,上車前突然想到:「X,我不要欠這種老闆錢。」於是,走進店裡把一百丟在老闆面前:「我不想欠你這種人錢。」就離開了。
說真的,這大概是少讓我很生氣的事件之一,而後來某次相機又壞了,這次我就上網報修,來了宅急便到府收送,還不用錢,唉唉唉。

2013年10月20日

顧大灶的燒水時光

剛剛烤肉烤到最後,我們在火堆前烤火,以前我們家沒有熱水器,洗澡的時候,都要在大灶前燒洗澡水。想起這段時光,回味起來,還滿有感覺的,那時候,小孩子一起幫忙燒水,洗澡的人自己打水到浴室裡,然後下一個人要再把鍋裡的水注滿,再把水燒熱,準備等等自己洗澡可以用。
當時候燒水的柴都是阿嬤四處找來的,山上的木材,鄰居家的廢木料,竹子稻草等農村原料更是基本素材。不過柴薪需要整理,所以我們常常要一起幫忙整理,但是還是孩子的我們,玩都來不及了,所以當在同學家聽到阿嬤大喊著:「阿儒阿、阿銘阿,…」時,總是會帶著些不滿回家幫忙,哈哈哈哈,還滿幼稚的就是了。
這段燒水的日子,從國中時熱水器裝好開始,就慢慢走入回憶中。而家裡的大灶在十年前整修的時侯也拆掉了,這段在家燒水的時候正式走入回憶之中。
這段故事,似乎沒有非常特別,但對我來講,卻為許多童年的日子填滿了美好。
而那段幫忙的時光,還伴隨著許多阿嬤的點心,坦白說,那是非常甜蜜與幸福的,改天再向大家報告。

2013年7月30日

愛撿東西

兩個孩子出門總是很愛撿東西,葉子、石頭、草都撿,而且她們還會很貼心地跟我們說:「媽媽沒來,我要撿給媽媽。阿嬤沒來,我要撿給阿嬤。...」但我們只讓她們去撿東西,不可以拔東西,所以拔花是不可以。昨天她們開心問我:「爸爸,我們可以拔這個回去給媽媽嗎?」好啦,草我就讓妳們拔一點吧!雖然這樣有點違背原則。


2013年7月27日

綁著繩子的石頭?

綁繩子的石頭?如果你在宜蘭礁溪龍潭湖發現有一堆綁著繩子的時候,那正是這位阿姆的傑作。她不是好玩,也不是欺負無辜的石頭!她是要準備讓石頭上吊(驚),這樣她們的絲瓜才會直挺挺的,旁邊的瓜瓜都是他們家生產的。阿伯在園子裡照顧瓜瓜。

2013年7月8日

颱風,請不要來亂!

  很久很久以前,當自己還小的時候,看到氣象報告說:「熱帶性低氣壓...,有可能形成颱風...」雖然自己家住在山腳下,前面有小河,卻總還是滿心期待著颱風來吧!
  離開家讀書的時候,開始會關心影響宜蘭的颱風,那時候在台中放著颱風假,心裡也會掛念著宜蘭的種種。
  開始工作的頭兩年,忙碌的工作常常因為颱風而變得更忙碌,而自八八風災開始,由於災後也曾參與到其中的一小部分,從那時候開始,我就巴不得颱風盡量不要來台灣。
  現在每每颱風確定會來的時候,心裡總是掛念著許多事情,當然最期待的還是颱風請不要來。
  所以,我期盼,颱風阿,祢的風雨剛好就好,請不要來亂!
  
  

2013年6月6日

很單純就是一段牢騷

  一年前的現在,我與老婆正經歷一段風波,就是她離開先前服務的學校這件事情,這事情在與學校間取得勞資仲裁結果,直到今年報完稅應該就算完整告一個段落了(YA)。
  關於事件本身,我不想評論,也不需要評論,倒是這段時間以來,我透過幾個部落格,關心著這所學校的發展,而最近有些訊息,讓我不禁想來發發一些牢騷。
  從事件發生到現在,雖然我們現在的工作看起來比較不穩定,對象變成了無厘頭的國中生,但老婆卻有比較多時間發展她的興趣,雖然她一直顧慮著工作的問題,但我其實還滿開心的。坦白說,我們過的還滿快樂的。
  而最近我看到有一個訊息說到,這一群離開學校的老師,成立了基金會要來標學校的經營權。這個訊息裡,沒有指出是離開的誰成立了基金會,為了避免猜忌,其實真相就是我們,我們去年就開始向親友募資了200萬,在2013年的年初成立了一個基金會準備要來標這個學校XD(大誤)?訊息沒寫明當然就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(不負責),不過雖然這件事情讓我在意而來發牢騷,但畢竟那是個人言論,我也不想太多。
  但有沒有人成立基金會要來標這所學校?我看到這個訊息的時候,心裡除了前面提到的感受之外,我倒是非常期待,如果這是真的那就太好了。畢竟一個組織,若是一個人用著不同的職務不斷出現,卻一樣在操控著這個組織,我會想這組織應該是出了什麼問題?才會這樣,我認為這樣不好!對這個組織不好,會讓組織沒辦法永續發展下去!
  這時或許有人會開始擔心,那孩子怎麼辦?我倒不擔心,孩子很厲害的,他們或許早已擁有我們想像不到的韌性。加油吧。

2013年4月28日

庄仔頭的麵包店

 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,阿嬤還在世的時候,每逢母親節,家裡總會多一個蛋糕,蛋糕簡單而樸實,沒有太多花俏的奶油,而是鋪滿了一片片的水果,奇異果、鳳梨片、蜜桃等等。
  蛋糕是從村庄裡的麵包店拿回來的,那時候阿嬤已經八十幾歲了,只要是村庄中有八十歲以上的阿嬤,麵包店都會提供一個免費的水果蛋糕,慶祝阿嬤的母親節。而我的阿公,因為很早就過世了,所以我不知道父親節有沒有比照辦理。
  隨著阿嬤離開,我們家也跟這母親節的水果蛋糕暫時消失了緣份,我不知道老闆為什麼願意這樣做,麵包店還在,叫做可留香,我不知道現在老闆是否繼續送著水果蛋糕,但這樣溫馨的一段村庄故事,趁最近有想到,先寫下來。
  順道一提,村庄內有人嫁女兒,送喜餅的時候,通常家裡有八十歲以上的長輩,大家都會多送一盒給長輩分享喜悅,也很溫馨有趣。
  

2013年4月19日

與孩子一同遊玩的四月

這幾天因為父母出國旅遊,所以請假幾天帶小孩,雖然被幾個會議打擾了,但那段休育嬰假,陪伴孩子遊玩的時光好像又回來了,這幾天我們去了幾個地方,宜蘭梅花湖、台北動物園、台中逢甲,沒有玩很久,但是陪著孩子的過程,我覺得好開心啊(樂不思蜀)!特別是我覺得姊姊長大了,很多時候都是她幫忙我帶妹妹的,真是辛苦姊姊啦,也謝謝她,同時這次去動物園,也把一些對動物園的想法傳遞給她,例如:動物園從某些角度來看其實是不對的;相較於野生的動物,這些動物是被關在小小柵欄內是可憐的;有些動物只有一隻很孤單等等。希望她能有一些概念。不多說,陪孩子我覺得很重要,不論對自己或者對孩子,即便有時候陪著她們根本沒做什麼,我們在梅花湖就只有散步、野餐,但卻是大大的滿足。總之就是幸福啦!以下純貼照片。












2013年1月15日

2013.01.15在牛鬥遇到櫻


宜蘭2013年的櫻花開始開了,今天我們蘭陽青年公益發展協會前往大同國小進行學童拜訪活動,在前往樂水校區路上的牛鬥苗圃,剛好遇到了幾棵開花的櫻花,非常漂亮阿。

2013年1月8日

恆久的友情

告別式的一角坐著一位阿嬤,阿嬤背已經駝了,黝黑的臉龐滿佈滄桑,典型的漁村阿嬤,阿嬤一身樸素,相較於會場中衣著光鮮、西裝筆挺的政治人物顯得突兀。
我看著阿嬤,阿嬤失落著望著靈前大大的遺照,我倆耳邊伴隨著司儀宣讀著:「***議會公奠,恭請***議員、***議員、...」,一直到最後一個單位公奠完畢,阿嬤始終沒有起身。
集體公奠時,阿嬤用不怎麼方便的腳步前行,我剛好站在阿嬤後面,阿嬤不俐落地拈了三次香,我看著她,看到她遺落在眼角外的淚珠,此刻,也見證到真實恆久的友情,頓時感到自己非常渺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