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7月18日

焦慮的社造FU

如果有一天,我們在仰山的徵人啟事上寫著

徵社造秘書
工作內容:吃香喝辣、遊山玩水、交朋友。
條件:有熱情,無經驗可

不知道會有幾個人來應徵喔。
開玩笑的,畢竟用這些詞來形容社造工作,實在有點太美好了。
但是如果我們自我催眠的正向思考,不也是對社造工作很貼切的形容嗎?

在因緣際會下,我得以留在宜蘭工作,一份對家鄉的愛與熱情,讓我在仰山待了一段時間,也隨著仰山的腳步,踏進了社造這個領域。但有時候,我都會想,我到底在做什麼事情?或者該說這段時間,我成就了什麼?

坦白說,我覺得我還滿幸運的,在台灣政黨對立嚴重(雖然現在也沒好到哪去),社會氛圍不怎麼好,電視新聞把台灣報得很沒希望的時候,我可以接觸到這一群社區的朋友,大家的熱情、積極、正向,讓我看見台灣底層最真實的力量。這個時候,我常常對朋友說:「你看這些人,不覺得台灣也是很有希望的嗎?」認識這一群社造的朋友,著實讓我對這個世界有不一樣的看法。

參與社造輔導的工作開始,我們往往一個計畫接著一個計畫,隨著計畫,面對的社區常常都不同,因為人力與時間有限,沒辦法持續跟每個社區常常保持聯繫。有時午夜夢迴,還會驚醒:「哎呀,我怎麼變成了個始亂終棄的人。」這個對社區實在是很抱歉!

我們的工作很常在溝通,包括了言語、想法、觀念。剛離開辦公室的實習助理曾經對我說:「我現在很會打電話了。」(原來我的工作有一大部分是打電話)面對不同的社區,我們嘗試著把社造的觀念,轉化成適當的語言,透過不同的形式傳遞給社區,常常「有步想到沒步,有嘴講到沒沫」,只是單純期待讓社區可以更清楚。更衷心期待社區透過參與社造的過程,改變許多現今社會的種種問題。我認為社造應該是廣義政治的一環,我們透過社造來進行改變這個社會,雖然寡頭政治還是透過很多資源與方式在操弄地方(所以民眾遇到問題還是找他們解決),但我相信社造的美好與渲染力,是可以慢慢改變民眾的。而這份相信,就來自於社造夥伴的熱情。

怡君說焦慮,說真的,焦慮很多,原本留在宜蘭,是希望可以為家鄉做些事情,但是人在宜蘭,看到的事情越多,就覺得好多事情應該要去做,又好多事情做不到,看到許多的社區議題,又有許多擔心,「會不會被政府過度引導?寡頭政治的影響怎麼辦?...」一想到這裡,焦慮與無力感又湧上心頭。

所幸,有一群人也一起努力,社造朋友的可愛、熱情,是可以讓焦慮少一些,讓自己覺得改變是有希望的,有這種人,當然結盟起來,力量才會強大阿,也才可以一起面對更多更大的社會議題。

我常常想,如果有一天,當社區不用「做」社區營造,而大家常常談的各項社造工作,在社區裡,就像吃飯喝水一樣自然時。這時候,雖然我要面臨失業,但是應該是打從心底十二萬分地開心吧!!

另外開心的還有,娶了老婆、生了小孩,女兒在庄頭的關係超好,看來很有社造FU阿。^___,^

原文登載在台灣社造聯盟網站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