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8月7日

收成!

「真是夯枷( giâ-kê 」我邊收割著稻子,一邊罵著自己。

  但是,雖然嘴裡說著,手還是勤快地動著!終於,我開始種田了,就在我三十多歲的這個時候。
  還記得三月的時候,我爸曾跟我說:「莫癮頭( giàn-thâu )阿!」
  隔天,我就在田裡撿了一大桶的福壽螺,而起每個幾乎都有五十元硬幣大,果然是應驗我爸所言:「癮頭一個!」
  而撿完螺後,最大的危機消滅了,我花了兩天的時候,默默地,一一將秧苗種到田裡,而兩天的勞動,卻換來足足一個星期的腰酸背痛,果真是癮頭一個!!
  但雖然是癮頭,這兩天我的心裡面確實感到很踏實、感動。插秧的時候,彎著腰勞動,我更深刻感受到,天底下最謙卑面對這片土地的人,其實就是這群天天踏在這片土地上的農人阿,耕作的時候,總是彎著腰,謙遜地面對這片孕育農作物的土地,感謝著土地給予的恩典。


  稻子種下後,我接連觀察了幾天,看看福壽螺的影響,所幸影響不大,而由於這片田地已經休耕了好幾年,心想地力應該足夠,所以這段時間沒有施肥,也因為稻子還算健康,所以沒用上農藥,不過我原本就不想用上這些東西,沒有影響。嗯,整體而言,這段時間,農夫其實是很偷懶,只有想到才會去看看稻子而已。
  而歷經時序變化,春末夏初,日頭就非常強烈了,某天,我爸去巡視田地的時候,幫我把水放乾了!但湧泉的田地,總是維持著一大片濕潤,這片就是乾不了。
  這樣的濕潤維持到了七月,在周遭的稻子都收割完成後,稻穗開始彎腰,隨著風搖擺身姿,而夏日的雷陣雨,在午後落下,狂風吹襲,長久來浸泡在濕潤田地裡的稻子,根部已經開始軟爛,終於撐不了了。雨後數日,稻子伏了一地,我看到這個景象,心底涼了一半,過去我雖然知道稻子倒了,就要趕快收割,發芽就毀了這個道理。但這次我心裡確實地涼了,一季的收成,這段時間的努力與辛勞,就這樣要化作烏有了嗎?我充滿了不安,希望能趕快收割稻子,趕快保住收穫,但稻子卻沒熟,真是看天吃飯。
  經過數日等待,稻子開始熟成了,開始安排時間收割,但此時怎麼割?怎麼收?對我們來講都是問題,割起來如何脫穀?更是大問題。所幸遇到一些熱心的朋友(亭樺跟茶),建議我們可以使用機器桶,還介紹了青松大哥給我,在青松大哥那借到了機器桶,脫穀找到方法,輕鬆多了,這下就準備隔日開始收割。
  一早,出發,開始收割的一天,拿著「鐮勒仔」,從田地的一角開始,沒多久,孟璋帶著他的朋友,跟一群孩子來幫忙,有孩子們的幫忙,少了一些工作,開心,「孩子,謝謝你們喔!」。
  接近中午,家人們也來幫忙了,我爸剛好去喝喜酒,所以沒現身(要是現身,我應該會被唸很慘吧)因為大家的幫忙,中午剛過,稻子都收割起來了!現在,田裡堆滿了一堆堆剛收割下來的稻子,小小的機器桶辛苦地脫著穀,我們看著堆疊在田裡的稻子,看起來會來不及!這下慘了!所幸經過求救,負責我們家收割工作的師傅,說可以來幫忙,於是我們把所有的稻子搬到路邊,等待著大怪獸來臨。等待的時刻,我坐在田邊喝著啤酒,回想著這一天,「真是夯枷( giâ-kê )。」我又罵了自己一次。
  在別的地方收割好後,師傅開著割稻機匆匆來到田邊,就定位後,這個大怪獸開始大口吃下我們收割的稻子,留下甜美的稻穀,讓我們裝進袋子裡,也讓今天的工作得以告一段落。
  傍晚,稻子回家的路上,天上落下了雨,稻作剛好收成完畢,真是感謝老天爺!回家的稻子,交由媽媽負責日曬,經過幾天日曬後,裝袋完工,總結收成不多,大約160公斤左右,但這卻是經過一群人共同努力的成果,真是謝謝大家!

  其中,我最要感謝的其實是我爸,他嘴巴雖然愛唸,但是他也默默去巡視田地,他損失了一萬多元的休耕補助也不曾向我提起,當然也沒有責備我,他只在事後唸了我一下,雖然我不知道他如何看待我種田這件事情,但如果沒有他,今天也不會有願意種田的我,阿爸,謝謝!

  這段時間的農作,讓我更能體會農人的感受,也更尊敬這群與自然一起生息的人們。你知道嗎?機器收割時,難免遺留些許稻穗,落在稻田中,而農人總是會撿起來送回到割稻機,即便只是一枝稻穗。而更讓我有強烈感受的是,當我看到休耕補助最後通牒的公文時,我曾對我媽說:「不然就把田翻掉吧!」此時我媽卻嚴肅回答我:「那是五穀啊!!」我受到了震撼。

  一枝稻穗雖然平凡,完全影響不了收成,但農人總是不嫌棄地把它拾起,這不是農人的斤斤計較,而是他在乎,他在乎這從土地孕育而出的五穀,他在乎他身為農人,而這只是對自己身份的尊重罷了。

最後送大家這首歌,互相鼓勵一下:農出來/嚴詠能+打狗亂歌團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