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月8日

恆久的友情

告別式的一角坐著一位阿嬤,阿嬤背已經駝了,黝黑的臉龐滿佈滄桑,典型的漁村阿嬤,阿嬤一身樸素,相較於會場中衣著光鮮、西裝筆挺的政治人物顯得突兀。
我看著阿嬤,阿嬤失落著望著靈前大大的遺照,我倆耳邊伴隨著司儀宣讀著:「***議會公奠,恭請***議員、***議員、...」,一直到最後一個單位公奠完畢,阿嬤始終沒有起身。
集體公奠時,阿嬤用不怎麼方便的腳步前行,我剛好站在阿嬤後面,阿嬤不俐落地拈了三次香,我看著她,看到她遺落在眼角外的淚珠,此刻,也見證到真實恆久的友情,頓時感到自己非常渺小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