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2月21日

舊草嶺隧道一遊

昨天一早,原本是老婆學校班級的家族日活動,他們規劃了福隆的自行車之旅,雖然因故延期,但是我們還是帶著家裡的小朋友一起去玩了一趟,去了一趟自行車,走了一趟舊草嶺隧道。
雖然我們遲至10點才到,不過在寒流來襲之際,加上位處海邊,天氣絲毫沒有因為接進中午時分而稍加溫暖,簡單講就是天氣很冷,海邊更冷。在福隆與老婆學校的一個家庭會合(他們也是都準備好了,所以還是來走走囉),開始今天的旅程。
我們在福隆租了腳踏車之後,老闆很親切熱心的告訴我們可以怎麼騎,踏上腳踏車,背著女兒,我們就往舊草嶺隧道出發了。天氣除了冷了點,其實還算舒服,路上有騎車的,也有散步的,讓我很好奇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人來(其實從福隆車站前數量超多的租車店,就讓我嚇一跳了)。
從福隆到舊草嶺隧道間,是福隆的鄉間小道,2公里的路程,風光明媚,山、水環伺,還伴著一列列的火車,我想,這樣子的風景與配樂,搭配著前往舊草嶺隧道朝聖的心,是再適合也不過。2公里其實不遠,大約15分鐘就可以騎到了,不過好久沒騎腳踏車又沒運動的我,在上上下下的路上,也吃了不少苦頭!但總算是騎到了!!!(驕傲樣XD)
到了草嶺隧道口,稍事休息,就往草嶺隧道騎去,邊騎邊向老婆說這個隧道的故事,講宜蘭民謠「丟丟銅」,講宜蘭人外出打拼讀書經過的感覺,在雪山隧道尚未開通之前,我想宜蘭人在草嶺隧道(無論是新、舊)其實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述說吧,這也是為什麼剛剛要說是朝聖,也許是與自己的鄉愁有關吧!。
在隧道裡騎著,不自覺心裡卻也起了鄉愁,明明自己就在宜蘭,這個鄉愁還是湧上來了,雖然這個隧道與我的年代無關,但這個旅程,在自己離鄉讀書的年代,卻牽引著自己與宜蘭之間豐富的情感。在往來草嶺隧道之間,他所代表的不僅是一個交通的旅程,而是一個個遊子離鄉打拼的故事,還有許多與故鄉宜蘭的愛恨情仇。還記得以往搭火車回家,每每經過福隆站,心裡總是益加興奮,在草嶺隧道裡,滿心期待的洞口大亮的那一刻,因為那一刻代表著是「我回到家了」,而今在隧道裡騎了2公里的我,看見前頭一片光明,那份期待也湧上心頭,好開心好開心,一出洞口,就到宜蘭了。石城到了!宜蘭到了!
在石城這端稍稍休息後,我們一家三口踏上回程,回到了福隆,然後順著濱海公路,踏上回宜蘭的路,路上,龜山島還是一樣靜靜的在海上等待著這群宜蘭的孩子,就像當年在火車上返回宜蘭一樣,靜靜的等待我們回家。
離家的孩子,對故鄉往往有更多的感情,現在的我雖然很幸運,留在宜蘭打拼,自己的工作也與自己的期待接近,但有時候往往越接近越是近鄉情怯,看到越多了解越多,卻是讓自己感到更加無力,有好多事應該去做,但是能力卻是有限,回程的路上,我自己猜想,這也許是那份鄉愁會湧上心頭的原因吧。各位愛宜蘭的朋友們,一起繼續努力!!!
最後,我想,舊草嶺隧道的這段旅程,其實還滿棒的,推薦大家一起來走走!

關於舊草嶺隧道
全長2,167公尺的「舊草嶺隧道」,昔日從福隆通往石城,早期宜蘭往返台北交通因地形險峻,令往來行旅苦不堪言。日據時代進行鐵路舖設,興建工程中以穿越草嶺山脈之草嶺隧道最為艱困危險,隧道於民國13年(1924)2月貫通。後因單線通車不敷使用,於民國75年(1986)另建新草嶺隧道,舊隧道遂封閉閒置近20年。
舊草嶺隧道口以紅磚砌成圓拱狀,洞口高5公尺,可容單線通車。福隆端北口上方立有「制天險」門額,表示地形之險惡,石城端南口立有「白雲飛處」門額,歷經歲月的風霜,燻黑的石額看得出當年蒼勁的筆跡。福隆隧道口前約200公尺處並設立「吉次茂七郎紀念碑」,以紀念開挖隧道的日籍技師。from交通部觀光局東北角暨宜蘭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

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