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7月9日

現在不快樂嗎?

我看著眼前的風光,田的那頭,一堵大牆在眼前橫越,這三十幾年來,鄰居的房子翻修了,工廠的宿舍拆了,龍潭湖畔的田野變成公園,田邊的鄰居蓋了自住的農舍,大牆底下多了一排的連棟房屋,其他幾乎沒有太大差異, 鄉村總是這樣慢條斯理的生活著, 就像個仕紳般,謙遜又神采奕奕地過著每一天。
我愛鄉村,我每天看著這片土地,望著眼前的大牆,我常常想要是沒有工廠會是怎麼樣。
這讓我想起,在那個大學城興盛的時代,常有感嘆的耳語:「當初某大學要來這邊設校,要是有設成,這裡就大不同了。」當初的大學城沒設成,迎來了一座大工廠-台化。
以前我不喜歡工廠,但工廠來了,家人在工廠上班,親戚在工廠上班,鄰居們也在工廠上班,而我們也在工廠裡的籃球場上打球。工廠來了,養活了許多家庭,照顧了村莊的某部分,但村莊也變了,這樣的愛恨交織持續到了身邊的人從工廠退休,直到了工廠大門關了起來。
或許農村、大學城、工廠無法相提並論,但我該慶幸當時來的是工廠,讓我家門口不致成為某大商圈,讓圍牆外的村莊得以慢慢生活了幾十年。
人們總等不及慢條斯理的鄉村,殷切希望自己的地方趕快發光發熱,或許「可以」住在鄉村的我這樣講很自私,但還沒發光發熱時,我們不也是生活得很快樂嗎?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