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12月28日

空間的事需要多一些堅持

我想是該罵罵呂縣長了

就因為我是小縣民
所以更有資格罵他

>下面的文字帶有很強烈的情緒,如果您不喜歡,建議您就此收手吧<



呂縣長上任一年了,看到現在,唯一值得我拍拍手的,就是繼續前人的工作努力挖下水道這件事,下水道這真的是太重要的一件事了,這也是我對民進黨中央執政,感到讚賞的一件事,當然這也許在國民黨時代就開始規劃了,反正都一起拍拍手.

挖下水道是大家都不想做的事,看不到政績,還要造成大家的不便,看得懂的人還知道忍耐一下,看不懂的人就只覺得天天在挖挖補補真麻煩,其實我覺得空間議題就有點像挖下水道這件事,看得遠的人會選擇堅持,看得近的人就會抱怨.

呂縣長對空間的想法,從宜蘭運動公園計劃區禁建解除後的公設比調降這件事開始,就讓我覺得他實在是很不怎麼樣,目前來看他讓人反感的功績主要有兩項
1.調降宜蘭運動公園計劃區原禁建區之公設比
2.放寬非都市地區建蔽率、容積率

一手把錢抓的緊緊的,說政府財政困難,另一手卻又大放送,送出公設比、送出非都市地區建蔽率容積率,這不是很矛盾的一件事嗎???調低跟放寬這兩件事,都會影響到公眾的權益,因為調低或放寬
私人的空間就變大了,相對的原先規劃的公共空間就會縮減,一個變大一個縮減,變大的可能會引發的是生活人口的增加,縮減的可能會演變成公共設施的不足,一不足就是生活上開始不方便
只不過這種問題,不是短時間會改變的事,但是卻是很可怕的事,光光這一點,就很讓人受不了了,

再來就是,有一就會有二,有二就會有三,這樣子簡單的理論,因為呂縣長選擇向壓力妥協,不願意堅持,所以,先是調降後是放寬,那我們就看到了,羅東剛解除禁建的地方開始抗議,如果羅東成功了~
那宜蘭其他的都市計畫區呢?沒有穩固的基礎及縝密的過程所進行的規劃,是很可怕的,只是為了實現政治承諾,可能需要整個宜蘭丟下更多資源,還真的是很愚昧的一件事.

非都市建蔽率容積率放寬這件事,我們宜蘭人實在是很可憐,我們的呂縣長,竟然不敢面對反對的請願團體,宜蘭人的民選縣長是這個樣子,真是宜蘭人的悲哀,個人認為這是他不敢為放寬這件事負責,不然幹嘛不敢出來談,是怕被搶救聯盟擊倒嗎?,或許是心虛吧........

唉,看到宜蘭縣政府網站的首頁,把宜蘭縣榮獲全國幸福城市第三名、宜蘭縣榮獲理想城市第一名
放在上面,就覺得噁~~~~

真希望天佑宜蘭~

沒有留言: